刘文典藏书追寻记,抗日战争时代日伪劫掠北平

1396j皇家世界,国学大师刘文典教授学贯中西,尤精于校勘、考据,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起,就悉心搜集历代善本、珍本和孤本近千册。日寇占领北平后,他秘密借道天津,经香港、河内来到昆明,在西南联大任教,珍贵藏书滞留北平。 次年,刘夫人携带藏书及年仅四岁的儿子刘平章南下,途经香港,遇刘教授的学生马鉴。他认为由港到昆,辗转千里,很不安全,不如把藏书寄存在香港大学。刘夫人接受了建议,令刘教授十分失望,连连叹息:“宁可不要行李,也要把书带来嘛!” 香港沦陷,藏书被日寇掠走,刘教授忧心如焚。 日寇投降后,刘教授接到国民政府通知:东京上野图书馆存放日寇从中国掠夺的文物典籍,内有他的藏书。他喜出望外,逢人就说:半生心血没有白费!立即撰写报告并填报财产损失单急盼索回。可惜!由于内战干扰,世事动乱,藏书没有收回,也不知去向。 1958年,刘教授病逝于云南大学,弥留之际,再三叮嘱后人,一定要找回他视为珍宝的藏书。然而,时移世易,藏书到底在哪里呢? 黄天不负苦心人,在刘教授离世46年后,一条线索浮出水面,日本学者金丸裕一发表《战时江南图书“掠夺说”产生的历史背景》提到,1949年8月,“岭南大学藏书和刘文典教授的旧藏书籍计1300余册……运到台湾去了。” 2006年,台北科技大学郑丽玲副教授发表《台北科技大学所藏“日本归还书籍”介绍》:“其中一部分是合肥刘文典所有。”两年后,刘平章得到这个信息,顿时喜出望外。他与《刘文典传》的作者章玉政,先后致函郑丽玲副教授和台北科技大图书馆,询问这批书籍的收藏情况,但对方避而不答。刘平章秉承遗志,锲而不舍,经过多方求索,进而发现台北科技大1995年度第二学期第六次行政会议记录,记有“本馆日治时期特藏计划的馆藏书籍,有民国初年国学大师刘文典亲笔圈点批校的藏书。” 又经过很多次信函往返,2012年初,刘文典后人借观光旅行的机会,到台北科技大图书馆亲览这批暌违60多年的珍贵宝典,他们心潮涌动,热泪盈眶,从馆藏旧版图书中清理出有刘文典印章或手迹的藏书200多册。7月,刘平章等人再次赴台,前后共清得藏书513册,包括刘教授最为珍视的《论衡校注》。 按理,藏书应该归还刘教授的后人,而令人难解的是,当大陆打算出版《论衡校注》以充实《刘文典全集》时,无论是借阅原稿还是复印原稿,都遭到台北科技大学的断然拒绝。 早在上世纪30年代,刘教授就对安徽省图书馆郑重表示:“一旦先犬马,填沟壑,定当以其较难得者、曾详加订正者捐赠贵馆。”这批历经劫难的无价之宝,何时才能突破藩篱,回归故土,实现刘教授的生前夙愿呢?

内容摘要:据国家图书馆档案记载,日军侵华期间,日伪机关、部队以及宪兵对国立北平图书馆(含南京办事处、香港办事处)共有三次较大规模的劫掠,一是抗战初期北平的日伪机关“新民会”对国立北平图书馆总馆文献的劫掠。三、日寇对平馆寄存中英文化协会英国美术图书的劫掠国立北平图书馆曾收藏有英国印刷珍本图书,这批图书于1936年在北平本馆举办过展览并受到时人称赞。日寇投降后,参与调查追索被日军劫掠图书的国立北平图书馆南京办事处人员顾斗南在调查、追索备忘录中记载此事的经过:本馆特藏英国印刷珍本图书计一百数十种,甚为名贵,于二十五年在北平本馆举行展览,为时人所称许。

关键词:北平图书馆;劫掠;档案;书籍;外事;函;新民;日本;抗战;日寇

作者简介:

  摘 要:据国家图书馆档案记载,日军侵华期间,日伪机关、部队以及宪兵对国立北平图书馆(含南京办事处、香港办事处)所藏文献有三次较大规模的掠夺。抗战胜利后,国立北平图书馆从1946年至1948年,采用多种方式对被日寇所掠夺图书文献进行了追索。

  关键词:抗战 平馆 文献 劫掠 追索

  作者简介:许京生,男,国家图书馆副研究馆员。

  据国家图书馆档案记载,日军侵华期间,日伪机关、部队以及宪兵对国立北平图书馆(含南京办事处、香港办事处)共有三次较大规模的劫掠,一是抗战初期北平的日伪机关“新民会”对国立北平图书馆总馆文献的劫掠;二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部队和特务机关对平馆暂存在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藏书的劫掠;三是日本宪兵对平馆寄存中英文化协会的英国美术印刷品图书的劫掠。

  抗日战争胜利后,北平图书馆在袁同礼馆长的主持下,即开始对日寇劫掠的文献进行追索。从1946年至1948年,国立北平图书馆采用给抗战期间留守职员发通知,请他们提供日寇的劫掠事实和线索;向国民政府教育部、外交部等单位发函请求协助追索以及向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提供证据,协助审问战争罪犯等多种方式追索被劫掠的图书文献。

  平馆对图书文献的追索,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了损失,而且也为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战争罪犯提供了第一手证据。

  一、抗战初期北平日伪机关“新民会”对北平图书馆总馆文献的劫掠及追索情况

  1937年12月,日本侵略者成立了一个团体“中华民国新民会”,其主要任务是:防共反共,收买汉奸,搜集情报,宣扬“中日亲善”、“大东亚共存共荣”等奴化思想,推行日本的治安强化运动,镇压沦陷区人民的反抗,直接为日本侵略政策服务。

  北平沦陷后,新民会为了维护日本侵略者的统治和反共需要,到北平图书馆查收不利于统治的图书期刊,编辑成书目发给各有关单位禁止阅读和销售。1943年,留驻北平图书馆的总务部主任王访渔致信南下的袁同礼馆长,报告北平图书馆图书器物及馆舍的损失情况:

  普通书库内关于党议及国家法令以及俄文书籍,伪新民总会均认为违禁之书,于二十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强行提去三十箱,又静生生物调查所借用之生物书籍四百六十馀种亦未及归还,该所即被敌军盘踞,此项书籍间一部分已移存伪理学院。此外,除敌伪强行借阅之书籍报纸杂志未能尽数归还者,均不过六七十种,顷已陈请沈兼士①先生将上开各项书籍代予设法索还,此藏书之大略情形也。②

  1938年8月3日,平馆留守人员顾子刚就新民会掠走平馆文献之事,写信给司徒雷登要求协助索回被掠走的图书未果③。

本文由1396j皇家世界发布于1396j皇家世界-历史 / 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文典藏书追寻记,抗日战争时代日伪劫掠北平

相关阅读